失落的幻灯片艺术

编译

在教育领域里,就算你要进行一些最纯粹的尝试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争论。右边的人认同圣经里的上帝创世理论,左边的人认同达尔文的进化论,而中间的人则推崇自由选择学说。有些人在宣传节欲,而另一些人在宣传节育。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因为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年代里,在教育中已经很少有什么敏感的话题了。由于书籍、电影及电脑程序等多种传播手段,使到我们可以比以前更轻易地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新事物新观点。

然而在以前那个宣传媒介的制造成本非常高昂或需要一些特殊设备配合的年代里,信息多是以一种间接的方式传播的。很多学校都会将一些设施售卖给那些软性饮料的商人或者有线电视的大公司作为交换条件,以换取新篮球场或闭路电视系统等。

这些交换在教育幻灯影片的黄金年代里经常发生。为了能够有足够资源去满足新的传播手段,学校会拿出所有可以拿出的东西卖给别人,而一些公司、出版社及宗教团体就会出资帮助我们完成这些项目。每当我们迎来了一种崭新的传播方式时,我们总要忍受另外一些东西的折磨。就象当年我们人人都在用一枝特制的管在疯狂吹那些肥皂泡,仅仅是因为我们以前没玩过。

在 1958 年,家庭幻灯影片公司( Family Filmstrips, Inc., ) 发行了当时深受欢迎的幻灯片以教育淘气的年青人如何与人相处得更好一点。在该片中我们知道,关键就是不要在地板上解决问题。当然,还得好好听妈妈的话。
(上图第一张文字为:学习与人相处)

自从上图 1965 年的幻灯片解释了什么是“合群”及“不合群”后至今情况并没有两样。一个关于道德的古老话题:对自己及朋友真诚是合群的唯一途径
(上图由上至下的文字分别为:合群与不合群;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人会使自己失去信心;其他人则模仿那些他们认为“时髦”的人;不合群的人缺少乐趣,使你感觉自己毫无价值。)

幻灯影片在当时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主要的宣传媒介,是因为在那个年代中,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全国上下都关心的话题,而不仅仅是某个地方关注的焦点。在我们的国家里,有些团体希望利用他们自己的宣传工具去误导别人或者试图扭曲民主的真相。但在那个年代,书本相对来说比较昂贵,人们并不会经常更换,所以在教育领域里,幻灯片就成为了一种相对成本较低的途径作为宣传新思潮新观点的重要手段。

每一个幻灯片的宣传内容都毫无新意,但幻灯片是在一个社会呈多元化的年代里粉墨登场的,尽管这些幻灯片并不能真正反映当时年青人的真实情况。
(上图由上至下的文字分别为: 年青人就象一串香蕉,总是成群结队在一起;有些人总是在打别人“小报告”达到拉帮结派的目的。一些年青人想通过大吵大闹的方式获得群体的好感,吸引别人注意。)

幻灯片是一种完全被动的传播媒介,所以幻灯片对一些敏感话题的宣传效果比那些诲人不倦的教师更能胜任。因为由幻灯片来演示,大家都少了一些尴尬,也不用老师作太多的解释。

幻灯影片成为性教育的一个重要途径。在 1970 年沃伦斯切洛特公司出版的幻灯片就试图解释生物学中一些错综复杂的事情及年青人的生活。这些并不十分深奥的图片好象是在告诉我们,如果你偷吃禁果,你那朵郁金香就会被折断,但由于我找不到原来该片的声音旁白,所以我也很难知道这些短片原来播放时到底在说些什么。
(上图第一张图片文字为:在那个时候,你是要还是不要?)

虽然当时有大量的有关历史、科学及其它学科的教育幻灯影片,但最让人难以忘怀的仍然是那些有关社交技巧、道德价值观、宗教信仰、宽容及性等方面的这些教育幻灯片。象上课时讲到 “生育、成长及发展:事实与感觉”这些题目时,一个老师就能利用幻灯片解释在课本中绝对不会出现的东西,因为教科书委员会可不会将一些敏感的话题列入课本中。

在 1960 年发行的一个关于“羞怯”的短片,由纽约科普出版社旗下的“月度幻灯片俱乐部”( Filmstrip-of-the-Month Club ) 发行。我收藏了一些它们出版的几个系列短片,这些幻灯影片的主题都是关于克服某种困难等的内容。
(上图由上至下的文字分别为:羞怯;比尔希望通过展现才华来掩盖自己的羞怯;海伦因为过于压制羞怯的情绪而将她所记的台词忘得一干二净;当你认识到自己的实力与不足时羞怯感就会消失,与别人分享共同的兴趣可帮助你克服羞怯的情绪。)

学校里有些幻灯片是一些公司赠送的,它们希望能够通过这些幻灯片能对那些容易接受新事物的学生产生影响。在上图这个关于“素食”的幻灯短片中,印制作精良的图片提示我们有一家能够补充足够蛋白质的公司隐藏在这些时髦的图片中。
(第一张图片的文字为:素食简介)

以我自己在天主教学校读书的经验来说,我们学校的幻灯影片从未涉及象性、怀孕或种族主义这些敏感话题,都是些有关青少年生活的一些千篇一律的大道理而已,象如何避免嫉妒及如何尊重长者等这些内容。在这些短片中所介绍的好孩子和坏孩子的行为标准都是千篇一律——羞耻感、处罚、后悔及拒绝。

上图为“月度幻灯片”公司发行的另一个短片,该幻灯短片的内容是说如果你用错语言,你就会失去朋友。
(上图由上至下的文字分别为: 语言是人类沟通的基础;安迪认为他很会使用俚语,但他的同学却认为他说的话很粗俗;玛撒说话太多但引不起别人的兴趣,她让人觉得很闷。)

幻灯影片可以说是书本与电影之间的某种形式,也同样是一种有趣的艺术表现形式。幻灯片本身线性的叙述特点使它很适合成为讲故事而不是用来上课工具。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有很多幻灯片(包括宗教及非宗教),都喜欢以“寓言”故事形式来间接宣传某个主题。这使到幻灯片的视觉元素看起显得有更有吸引力——如一只说话的花鼠或者一只讲话结巴的骆驼的形象就比那些纯粹是文绉绉的文字更能吸引人。

在上个世纪 50 年代,“大教堂制片公司”( Cathedral Films )发行过一些非常不错的卡通系列幻灯片,叫“自然界中的寓言”,上图讲了一只咯咯叫的花鼠如何帮助一位老人回家的故事,而在上图另一个幻灯片里则教导人们财富的获得是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的。

在当时,幻灯片的旁白是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旁白使到这些幻灯片不仅仅是某种大纲式的东西,而且还能激起观看的人讨论。幻灯片中大部分真正的信息都是通过旁白来表达的——而幻灯片的图像只是一个中介而已,并不是真正要传达的信息。这与今天用 PowerPoint 软件所做的幻灯片有着很大的不同。

由于我没有这些做得非常捧的动物幻灯的原声磁带,所以我只能想象当时配音的效果,我想效果应该是不错的

通过了解早期这些利用静止图片与信息结合一起的幻灯片,可以让我们对今天的 PowerPoint 有更多的认识。现在你所看到的幻灯片主要都是由文字构成,而演示时作介绍的人只是进行一些补充性的发言而已,甚至照着屏幕上的文字再读多一篇而已。

以前幻灯影片在开始制作时总有一个类似剧本的文字稿——就象拍摄电影一样。这个文字稿列出了你在制作的幻灯片中将要提供什么样的信息及大概的内容结构。一旦文字定了下来,那加进图片就可以起了强调的作用,图片使到幻灯片有了一个吸引人的剧情。我在想,其实用 PowerPoint 软件也完全可以这样制作,而不是仅仅以一个纲要作为我们制作的重点。只有当你从文字中解放出来,你才会将注意力放在创作有趣的视觉元素上。

说起这些幻灯片,其实又是一个关于技术虽然不先进但效果却更好的实例。以前基于卤化银等感光材料所制作的教育幻灯影片使它们更象是一种绘画或照相艺术,而今天的幻灯片却放上太多的文字而不是图片。在幻灯片上放太多的文字只会削弱了背景的视觉效果,这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大教堂制片公司制作的系列短片“自然界中的寓言”的图片当时都是由很多著名的漫画家创作的,包括威廉汉纳所画的《老鼠奇遇记》( Christopher Mouse episode

我们今天还在使用幻灯片——是以文字为主的幻灯片,我们很多人都将 POWERPOINT 幻灯片看作是印刷文档的代替品,而不是将它视作一种全新的媒介(所以 PowerPoint 的打印稿经常会被人拿走)。就象我们在本文中所展示的以前一些幻灯片,真正的幻灯片本来就不应该有太多的文字在上面,而应该是以图片、讲解及各种环境相结合为主。如果你的 PowerPoint 看起来就象在读一本书,那是一种失败。如果你讲解起来就象在读一本书而且你所说的话已经写在幻灯片上,那就是一种双重的失败。

虽然本文提到的幻灯片很多主题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合时宜,但我认为我们仍然可以从以前这些幻灯片中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我们可以学到如何利用图片与简短的点题文字相结合的技巧。现在很多的演示,我们都仅用文字作为演示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们总担心如果没有文字,那我们的演示就无法进行下去。虽然在上述的例子中那枝漂亮的郁金香折断的图片不一定就能完全表达出青少年偷吃禁果的危害,但我认为就算这样,也比现在在幻灯片写上五十个小点再加个图饼统计表表达出更多的意思。

原文:www.creativepro.com